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IT业 > 今日头条系失控,张一鸣失眠

今日头条系失控,张一鸣失眠

2018-04-12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几次接到整改命令后今日头条APP被暂时下线,而比今日头条还要年长的内涵段子则被永久封禁。至暗时刻的他不得不放弃以往技术人的骄傲,凌晨的一封道歉信充满被认可和宽容的渴望。以往强调中立、致力于驯服算法的他开始言说要“将正确的价值观融入技术和产品”了。

张一鸣的成名作无疑就是今日头条。这款于于2012年上线的产品,在2014年下载量超过了一亿,并保持每月1000万以上的用户增量。
截至2016年2月,“今日头条”累计激活用户数已达4亿, “头条号”平台的账号数量超过6.5万个,其中包括各类媒体、传统媒体和政府、机构账号总计逾16000家,签约合作的传统媒体机构过2000家。
缺少传媒基因的今日头条原本处于劣势,最后却由于精准、高效的信息分发迅速在一众传统媒体平台里占得一席之地。算法是今日头条的核心武器,而理性是今日头条的整体风格。但这也给张一鸣带来了第一次失控。
2014年今日头条被斥侵权,起因是今日头条会提供其他平台的新闻链接并转到该网站的新闻页面,然而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和与用户互动,今日头条对该页面进行了二次加工,添加了评论等功能。在其他网站看来,这不是头条口中的抓取和导流,而是一种转载行为。对此张一鸣解释:头条在对网页进行转码时引起了争议,后来头条与投诉的平台都达成了合作。
事实上关于今日头条的侵权事件并没有结束。2015年头条号盗文、抄袭知乎回答,2017年腾讯起诉今日头条侵权,还有很多投诉的个人和平台,结果是今日头条将内容下架或赔偿。
同样,算法也不可避免的造成了张一鸣的迟钝。2016年今日头条平台上就存在不雅视频链接的推送,那时内容监管的风还没有今天刮得这么猛烈。直到2017年4月央视曝光后,今日头条才被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已经联合约谈并责令限期整改。几个月后,今日头条再次被约谈,并封禁、禁言了1000多个自媒体账号。
但相比今年4月发生在张一鸣身上的事,去年4月发生的事就有点不足挂齿。
4月4日,今日头条接到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通报:长期无视法规训诫,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持续顶风拓展视听节目服务,扰乱网络视听行业秩序。依据《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责令整改。
4月9日,四款新闻资讯类APP被下架,其中今日头条暂停下载服务时间最长,足足三周。
4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封禁内涵段子。
显然,比起驯服机器,解决与人的问题,今日头条显得有些迟钝和无力。
也许张一鸣也犯了他曾经演讲提到的“理性的自负”——聪明又理性的领袖忙着实现他的宏图伟略却忽略了行业环境的变化。
昨天,今日头条宣布关闭App内语录,段子,趣图,美图和美女5个频道,主动修剪枝杈,也算是从这场自负中清醒过来——强大的算法和聪明的大脑都只是工具罢了。
和张一鸣有接触的人会觉得后者像个机器人——精准、理性、克制。确认了起点和终点,就在所有路径中寻找最优解,我们很少听到他发表煽动性的讲话和吐露情感,也许对他来说这都是多余的。
张一鸣高考报志愿只花了五分钟,方法是在条件确定后筛选出唯一答案。张一鸣在南开大学校友会上做分享时说,“当时我只把把几个维度筛了一下,只剩下一个解:首先,必须是一所著名的综合性大学,其次,必须要靠海,第三,不能离家近,第四,冬天要会下雪”,之后概括为“一个会下雪的,有很多漂亮女生的,冬天会下雪的,滨海大都市”。在一个天生的程序员眼中,做选择似乎从来很容易,包括对未来的规划。
2005年张一鸣在BBS上受一师兄邀请共同创业,师兄告诉他”我们要做很多很有用的软件”他就去了,沟通成本低到令人惊讶,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张一鸣创业,“太不会说话了!”这是2016年张一鸣参加央视的《对话》节目时时任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柳甄对他的吐槽。
后来张一鸣被酷讯高效、精准的信息服务吸引,于是就跳槽过去。在酷讯的工作和海内、饭否的合作中,张一鸣逐渐摸索懂得了一些产品、商业模式和运营逻辑。而2009年担任垂直房产搜索引擎九九房的 CEO的机会又赋予他新的技能。
从程序员到CEO的难度在张一鸣这里就是一个简单的逻辑转变。起初张一鸣焦虑,“写程序的话你就是没有不确定,执行就是这个结果……所以对程序员来说,你是希望高度确定性。”后来张一鸣想通了,“它反正是个概率分布,你就做最佳决策就行了。”
就像一场系统设定好的游戏。从最初接触互联网,到毕业后一路get新技能最终第一次尝试CEO的角色,六年间张一鸣从程序员走向CEO的转变似乎是拿着游戏攻略进行的。
而追求爱情和挖掘员工张一鸣同样简单粗暴。张一鸣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初恋。张一鸣大学时帮妻子的舍友修电脑,于是对她一见钟情。然后修电脑、在BBS上聊天、约出来一起玩,然后直接表白,张一鸣按部就班地追求女孩子,结果当然是被拒绝。然而对这次碰壁张一鸣又表现出奇葩的一面,“就感觉这件事跟你说了一下而已,然后你有不同意见,我们接着来”,最后终于修成正果。
这样的耐心和韧性在挖掘优秀员工上也有不错的效果。看中的人暂时没有合作意向不要紧,大家可以先保持联系。一旦对方的公司遭遇不顺,他就会适时地约出来聊聊,吃吃饭,很多员工就在张一鸣的软磨硬泡下被挖来了。
而对待自己,张一鸣好像自带一套模范修正系统——主动而严格地完成获取知识和保障身体健康的目标。张一鸣在一次演讲中说自己大学主要在做三件事情,“一是写代码,因为我是搞技术的,二是看书,看了很多很多书,三是修电脑。”
至于健康状况,张一鸣对数据的应用和关心到了一种可爱的地步。他曾将年龄作为 X 轴,身体状况等各项参量作为Y轴,画出人生各项指标变化的函数曲线图。于是他发现29岁左右通常是体力下降的拐点,从此对运动毫无兴趣的他开始逼迫自己进行锻炼,每周至少游泳一次。
与大家经常听到的某某CEO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不同,张一鸣对效率的最优解通过反复实验得到:“更大的效率来自于重要事情上做得好,而不是在处处做得好”;最好的状态是“在轻度喜悦和轻度沮丧之间”;对他自己来说“每天必须睡足7个小时”才可以保证精力充沛。
但无论一个人经过大多的努力,也总有一些事无法把握的。
今日头条的信息质量早就受到过质疑。两年前张一鸣参加央视《对话》节目,几位有着丰富的传统媒体工作经验当时正在做新媒体的嘉宾对头条不具备价值观和抓取内容的质量提出了质疑。
而对此张一鸣的解释也算实实在在:确实是挑战,但是情况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善。张一鸣解释通过不断训练改进模型和人工 算法的方式他们在内容多样性和去低俗内容上面已经很努力地在做,而至于头条的价值导向问题,张一鸣说社会公认的一些观念他们会遵循,但具备争议的事情他们不会进行引导。
这样听来,在内容的监管上头条的措施显得有些不太给力,努力和成效之间还是有着相当的距离。头条最熟练和令人放心的还只是迎合喜好。
内容平台所有会出现的问题头条都没有落下,而且都闹得满城风雨。内容低俗、虚假广告、内容侵权,被大家投诉、被央视点名、被告上法庭,今日头条的算法是张一鸣的骄傲,而由于缺乏人为干涉也触犯了不少警戒线。
应对曾经的侵权事件时张一鸣有点像个愣头青,“争议”“没有侵权”等字眼是头条常见的表态,而对于真正侵权的行为,对普通用户或者大V大多是默默下架,而对大的企业比如腾讯、网易等则少不了要对簿公堂。而在今日头条来看,作为一个平台,头条号抄袭似乎不是他们的锅,但在2017年与腾讯的官司中,他们还是输了,付了一大笔“学费”。
于是经历了诸多风雨,头条懂事了。今年三月,张一鸣在头条6周年的内部会上说,2018年是今日头条全球化的关键化一年,而在这个关键点上头条要“强化的企业社会责任”做一家“正直向善”的企业。
面对这次的频繁轰炸头条表现出一种温和的顺从,张一鸣主动砍掉版块给头条做减法,道歉信也检讨反思得很到位。

跟大多数企业一样,这样的整改是必经之路。不知道未来这样的“检讨”我们还会看到几份,不过不管是视频还是新闻资讯,内容平台野蛮生长的阶段即将结束。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