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名人名企 > 李叫兽出走背后的百度死结

李叫兽出走背后的百度死结

2018-04-20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原标题:李叫兽出走背后的百度死结

铁打的百度,流水的高管,「功成身退」对于百度出走的高管们来说就像薛定谔的猫。李明远、王劲、吴恩达、陆复斌、李叫兽(李靖),他们都曾在百度风光无限,可惜终究湮没在派系裂痕之下。
李叫兽(本名李靖),25岁便勇冠百度副总裁头衔,意气风发。
昨天,突然在朋友圈宣布离职,依旧是百度高管出走不变的套路:传言——配合发PR辟谣——主动辞职。(以下为李靖朋友圈离职说法)
今天有一件事要向各位宣布,因个人发展原因,我已经辞去在百度的工作,准备开始新的方向。
感谢百度为我提供的平台和支持,从最初的智能创意方向,到后面的信息流产品,让我获得了直面数亿用户的锻炼机会,也积累了宝贵的管理经验。
我深知,百度提供给我的,远大于我能贡献与回馈的。过去一年,在 Robin 的带领下,百度正在不断从上到下推进变革,走上一条更加开放和创新的道路。我有幸与非常优秀的百度人们在这段路上同行。我也依然坚信,能通过智能技术和科学方法,优化人们做商业的方式。
感谢百度,感谢所有的朋友,就像一句广告语说的: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我相信所有的勇敢尝试,都会变成经验,支持我们把明天的路走得更好。
也感谢各位关注李靖的朋友,无论是鼓励还是质疑,都是我成长路上的宝贵财富。前路充满未知,但我仍然愿意:永远像第一天一样热忱。
27岁,李叫兽终于从好事者们百度“太子”的声浪中撤离。
「27」,还真是一个神奇的数字。
27岁那年,李一男坐上了华为副总裁宝座;27岁,俞永福成为联想最年轻副总裁;27岁,王小川成了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27岁,孙宏斌坐在联想主任经理的位置,手底下管了十几家分公司。
2016年12月29日,百度豪掷近亿元收编李叫兽,舆论哗然。
25岁,李叫兽就荣升百度副总裁,刷新了百度前副总裁李明远29岁的记录,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副总裁,外界好事者一度将其和李明远做对比,称其为新“太子”。
李叫兽带着他原来的班底来到百度后,组建了广告创意部(AOD),团队扩充至100多人,在资源上李彦宏给予了很大的倾斜。
但是,李叫兽显然需要时间来适应角色的巨大反差。

据界面爆料内部员工曾评价:
“李叫兽来到百度后,餐桌吃饭,待人接物,像个学生,性格腼腆害羞;管理上,李靖PMO级别的搭档先后换了崔磊、邓华北,还喜欢开(炒)人,这是非常奇怪的领导方式,在他主管的时候,策略部门的总监转岗了,几名架构师级别的高经也走了。”
期间,李彦宏对李靖管辖业务有过两次调整。
第一次调整是将创新业务部划归李靖管理;第二次调整是在11月底至12月初,手百和Feed产品部、手百策略部门被划归至李靖管理,李靖得以在沈抖和其下属总监之间架起一道汇报线。
先做智能创意方向,再做信息流产品,可以说李彦宏给足了李靖机会。这基本上是李靖在百度的高光时期,手下掌管约有五六百名员工。
但KPI风波让李靖的管辖时长仅仅维持了两个月。
百度在每年1月考核上一年全年KPI。1月中旬,一封内部邮件却显示:广告创意部门开发的工具产品的几项数据,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给公司贡献的收入等全为负数。
李靖和周宇明擅自更改了计算口径,使得原本没有达标的KPI达标了。
事件曝光后,李靖在百度内部遭到了很大的质疑。

很显然,从李彦宏手下划归百度搜索大商业体系的广告创意部不讨喜,考核广告创意部的上级部门并没有接纳这个计算结果,公司内部开始调查。
最后,广告创意部2017年KPI最关键指标——创意工具对百度信息流广告CTR的提升率被判定为不达标,这也是李叫兽对百度的对赌承诺。
很快,广告创意部门整体绩效被判定为差,面临改组裁撤。
其实,这几年来李彦宏在暗流之下,未曾占据过上风。作为李彦宏推进百度变革的一步棋,李叫兽身在棋盘上。
当年,“太子”李明远以实习生身份加入百度,一路平步青云被李彦宏提拔成百度最高决策层,成为和马东敏系向海龙对抗的左膀右臂,这背后是李彦宏与马东敏在百度公司高层之间的斡旋。
后来,向海龙升级SVP(高级副总裁),李明远的MSG(移动服务事业群组)和SSG(搜索业务群组)合并到搜索公司,李明远的汇报关系也从向李彦宏汇报转到了向海龙,李彦宏的心情可想而知。后来李彦宏扶持了朱光作为嫡系,并升其为第二个SVP,平衡向海龙,相当于战略性地放弃了保“太子”。此后,李明远因留人把柄,很快出局。
百度对外大力推广人工智能战略后,李彦宏亲自操刀成立百度研究院,吴恩达统帅,台前掌印百度人工智能,但百度公司内部很快崛起另一股人工智能的力量:一拨为外生力量组成的研究院;一拨为内生力量推动的大搜索。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科技:
“别看百度人工智能那么风光,实际上搜索的数据根本不向研究院开放。做人工智能的这波人都是海归、精英,跟搜索那边完全是两种风格,两边互相看不上。”
数据是研究、发展人工智能及应用的基础,得不到百度搜索大数据的支持,百度研究院很难产出实际成果。
自2018年2月陆奇加入百度,在人工智能相关业务按照方向进行调整过程中,陆奇的天平显然已向百度搜索公司倾斜。(更多内幕查看《即将成年的百度和童心未泯的李彦宏》)
度秘事业部的推出意味着:百度内部人工智能两拨势力就此失衡,马东敏让搜索体系开始全面掌握话语权,核心管理层变成百度内部领域、资源、利益的重新划分,部分利益相关人被迫出局。
继余凯、吴韧、倪凯、顾嘉唯离职后,研究院的阵地开始节节败退:智能驾驶事业部王劲名义上“内部休息”实际出局;紧接着,研究院的领导者吴恩达也最终离开。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